唯彩竞彩

唯彩竞彩

您的位置:

唯彩竞彩> 暴力虐待> 怪奇商店 第一至三章

怪奇商店 第一至三章-怪奇商店 第一至三章

第一章

"该死,都过去这幺久了,肇事者还没找到吗? 那帮人是干什幺吃的! "
第一章。 "唉,好好的一个女孩就这幺废了。"
我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但是一切都非常模糊,耳边依旧嗡嗡的响着,如雷鸣一
般。 四周瀰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啊,我的头就像被狂轰滥炸一般,疼痛不已。 "该死,都过去这麽久了,肇事者还没找到吗? 那帮人是干什麽吃的! " "小声一点,她醒了
。"
我的视角越来越清晰,大脑的疼痛感也在慢慢 "唉,好好的一个女孩就这麽废了。"降低。 我发现我的男友阳站在了我的床边看着我,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欣喜,担忧和... 惋惜? 我很想从床上直起身子问他发生了什幺,但是我却只能发出沙哑的"啊啊"的声音。 他赶紧用手压着我的双肩。 可就是这一个举动让我感到了身体的异样:我感觉不到我的双手了! 我焦急地看着阳,不停地啊啊的叫着,想从他的嘴中知道答案。
阳似乎读懂了我的眼神,,看着我的眼睛,叹了口气,说到:"蝶,我告诉你发生了什幺事情之后,你保证不会
崩溃。 " 我缓缓地睁开了双眼,但是一切都非常模糊,耳边依旧嗡嗡的响着,如雷鸣一般。 四周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 啊,我的头就像被狂轰滥炸一般,疼痛不已。
我用力地点着头,同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你出了车祸,被卷在了车轮底下,你还活着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但是你也失去了四 "小声一点,她醒了。"肢。 你的四肢都只剩5釐米左右了" 阳的眼睛湿润了。
虽然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听到这个事实后我还是感到了绝望,我以后就是个废人
了。 我咬着嘴唇,强忍着泪水不从眼睛里流出。 我的视角越来越清晰,大脑的疼痛感也在慢慢降低。 我发现我的男友阳站在了我的床边看着我,从他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欣喜,担忧和... 惋惜? 我很想从床上直起身子问他发生了什麽,但是我却只能发出沙哑的"啊啊"的声音。 他赶紧用手压着我的双肩。 可就是这一个举动让我感到了身体的异样:我感觉不到我的双手了! 我焦急地看着阳,不停地啊啊的叫着,想从他的嘴中知道答案。 "不过没关係,我会养你一辈子的,等你伤差不多养好了,我就接你回家
。" 阳笑着对我说。
这一刻,我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我都已经是一个废人了,阳还不离不弃,他完全可以放弃我去找另一个女人,继续他 阳似乎读懂了我的眼神,,看着我的眼睛,歎了口气,说到:"蝶,我告诉你发生了什麽事情之后,你不会保证崩溃。 "的生活。
时光流逝,一个月后我已经可以从医院出院了,我也渐渐接受了那四个短小的残
肢。 阳把我放在了毯子上然后包裹在了一起,我现在就像一个在繈褓中的婴儿,但其实是一个没有四肢的女人。 我用力地点着头,同时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我被阳抱着,就像一个男人抱着他
的孩子。 他把我放在了车后座上的宝宝坐垫上,贴心地帮我系好了安全带,驶向了他的家。
我以为我是驶向温馨美好的未来,但其实,我是驶向了地 "你出了车祸,被捲在了车轮底下,你还活着已经是一个奇迹了,但是你也失去了四肢。 你的四肢都只剩5釐米左右了" 阳的眼睛湿润了。狱。
到了阳的家已经是夜晚了,阳帮我擦洗乾净了身体,帮我洗漱乾净了后把我抱向了卧
室。 虽然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是听到这个事实后我还是感到了绝望,我以后就是个废人了。 我咬着嘴唇,强忍着泪水不从眼睛裏流出。阳把我放在了床上喂我喝了一杯热牛奶,帮我盖好了被子后我便昏昏睡
去。

第二章 "不过没关系,我会养你一辈子的,等你伤差不多养好了,我就接你回家。" 阳笑着对我说。
我在颠簸中醒了,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时,发现阳已经把我带出了家门,我试图叫出声,但是我发现我浑身没有力气,只能由他把我带到未知的地方去。 阳把我带到了一个昏暗的小巷子里,敲开了一间破旧房子的门,我注意到门口的牌匾上写着怪奇商店四个字, "阳为什幺要把我带到这个商店?" 我有些疑惑,开门的人是一个矮小的中年男人,他看了阳一眼,问到:"来了? " "嗯,来了,东西都準备好了吗?" 阳问到。 "当然,就等你了。" 中年男人说完就走进了屋里,阳也跟着走了进去。 这里似乎是个情趣用品商店,外面虽然看着破旧,但是里面意外的乾净整齐,而且叫得上名字的情趣用品这里都有。
阳察觉到我已经醒来,低下头,笑着对我说:"蝶,你知道吗,这一刻我已经等了很久了,当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爱上了你,我想让你永远陪伴着我,把你变成我的性奴,我的肉便器。 所以我才策划了那一场车祸,买通了医生,把你的四肢全部切掉,这样你就可以永远陪在我身边了。 "阳的眼中充满着狂热。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我是那幺地爱他,我也想和他共度余生,但是不是以这种
方式。 阳跟着中年男人绕过柜檯走进了房子里面,打开了一扇门,走到了地下室,地下室空蕩蕩的,什幺也没有,中年男人径直走向了一个角落,很是熟练,他把手掌放在了墙面上,随着"滴"的一声,墙面打开了一道门,这里面居然是一个电梯,阳走了进去,中年男人按了一个按钮后就站在了电梯门口,随着电梯门的关闭,中年男人说到: "下面的人已经知道你来了,她们会接应你的,告辞
。"
电梯下降了一会儿便停了,电梯门打开后我看到两排穿着乳胶紧身衣的兔女郎依次站在电梯门的两边,看到阳后便齐声说道:"欢迎光临,主人。 " 接着一位SM女王打扮的接待员走了过来,微笑着说到:"阳先生,恭候多时了,把要改造的人交给我就行了,您在休息室等着就行了。 T3,送客人去休息室。 " "那就麻烦了。" 阳把我递给了那个接待员后就和一个乳胶兔女郎走了。
那个接待员抱着我走进了一间房间,里面和医院的手术室几乎一模一样,接待员把我放在了手术台上固定好后拿了一个麻醉面罩戴在了我的头
上。 没几秒,我就失去了意识。

第三章

渐渐的,我在下体的抽插中醒来,而我睁开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阳。 "你终于醒了,要知道你昏迷了一天一夜了。 不过你昏迷的时候还能高潮四次也是厉害,啧啧。 " 阳并没有停下动作。 "你把我怎幺
了?" 我感到全身都被挤压着,尤其是脖子和腰部。
"对了,你还不知道自己被改造成什幺样呢。" 阳说着便把肉棒从我的蜜穴里拔了出来,这引起了我的一声娇喘,我的下体变得好敏感。 阳拿来了一面镜子,在镜子里,床上躺着一个只有头和身体的黑色乳胶人形,虽然我的脸没有变成黑色乳胶,但是我看到我得脸部有点反光,看来我得头部包裹着透明的乳胶,脖子处有一个红色的项圈限制着我的呼吸,而脖子下面就被包裹着黑色乳胶,身体的残肢被处理的很完整,就像天生就没有四肢一样,原来C c up的胸也被改造成了夸张的F cup,还没有丝毫的下坠,我的腰变得更细了,同时也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我的肚脐处镶嵌着一颗蓝宝石,完美的遮住了我的肚脐,而我的蜜穴因为刚刚的抽插还在一张一合,一些残留的淫液在乳胶蜜穴的周围泛着光泽,我的菊花似乎被强制张开,空气直奔我的直肠。 天哪,我真的变成了一个乳胶肉便器。 我很想哭,但是我却流不出眼泪,我的泪腺也被摘除了吗。
阳收起了镜子戏虐地看着我,说到:"你现在是肉便器了,就不配睡在床上了,不过别担心,我帮你定製了一个供你睡觉的地方。 " 接着。 他把我抱到了一个有着两根表面上布满颗粒的金属棍子的底座上,一根对準着菊花,一根对準着蜜穴,当我两个敏感的部位接触到了冰冷的金属棍后本能地收缩了一下,但是由于菊花被强制张开着,根本无法收缩。 突然地,阳放开了我,由于我蜜穴的内壁和菊花内壁很长一部分被乳胶包裹着,几乎没有摩擦力,金属棍直接撞到了我的子宫壁上,突如其来的冲击力让我尖叫起来,差点当场晕了过去。 阳大笑起来,打开了底座的一个开关,金属棍突然开始旋转抽插起来,幅度之大让虚弱的我直接晕了过去。